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 反蚕食 >

越战双方伤亡数量及战役分析

归档日期:08-08       文本归类:反蚕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越南战争长达12年,美军死亡5.6万余人,30多万人受伤,耗资4000多亿美元,给美国造成了难以愈合的心灵创伤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越南、老挝、柬埔寨人民经过武装斗争和起义,先后取得了独立。1945年9月2日,胡志明在越南北方的河内以临时政府的名义宣告越南民主共和国成立,并积极采取行动恢复越南的统一。

  与此同时,在越南南方,一直坚持的吴庭艳,于1955年10月在美国的支持下,在西贡成立新的政府。

  1961年5月,为防止吴庭艳政权垮台,美国派遣100名代号为“绿色贝雷帽”的所谓“特种部队”进入南越。

  1962年2月8日,美国在西贡设立了由保罗·哈金斯将军指挥的军事司令部,标志着美国开始直接介入越南战争。4月30日,美国副国务卿乔治·鲍尔宣布了一个名叫“战略村”的计划,把越南南方游击队渗入比较严重的地区再划分为较小地区。主要村庄要用带刺的铁丝和?望塔围起来,进村的人将受到仔细盘查,其中的居民将被迁入集中营。随后,美伪军对各“战略村”进行疯狂的扫荡和围剿。

  越南南方游击队进行了反“战略村”、反扫荡的战斗。据统计,从1962年到1964年,越南南方游击队的反扫荡斗争进行了40余次,美军伤亡达2000余人。到1964年,越南南方游击队解放了南方2/3以上的土地和700万人口,美国军事介入严重受挫。

  美军在南越的军事受挫激怒了美国统治集团。1963年底,美国总统约翰逊在一次会议上说,吴庭艳政权没能阻止“红色浪潮”的蔓延,越南的形势完全有可能掌控在胡志明手上,这种状况“极不令人满意”,“必须有所改观”。

  1963年11月1日,美国在南越策动军事政变,杀了吴庭艳,换上了新的傀儡杨文明,并积极寻找扩大战争的借口。

  1964年8月4日,美国政府宣称,美国驱逐舰“马多克斯”号和“滕纳·乔埃”号在东京湾(即北部湾)离最近的陆地大约65海里处的公海上进行巡逻时,遭到数目不定的北越鱼雷艇的袭击。

  事后证明,这是五角大楼为扩大对越战争而蓄意制造的借口。美国政府趁机出台了“逐步升级战略”,即所谓“有限度地扩大战争”。

  接着,美军开始推行“饱和轰炸”和“焦土政策”,大规模轰炸越南北方。与此同时,美国还不断增兵。到1967年,在越南的美军人数超过50万。

  美军和南越军队对革命的绞杀激起了更多的反抗。在南越许多作战区,每家每户都组成一个战斗单位。屋内挖有防炮洞,野外挖有防空洞、藏粮洞和藏牛洞。每村每乡都是一个战斗堡垒,村有民兵、乡有游击队。大部分村、乡,尤其是那些靠近敌占区边缘地带的村乡,成了布防森严的战斗村和战斗乡。战斗村组织严密,村民有各自的战斗岗位。游击队和民兵站岗放哨,一有情况立即投入战斗。1965年以后,随着战争的扩大,大量游击队员开始转变为正规军,投入到前线日,美军在清化战役中遭受重创。4月3日上午7时,停泊在南海海面上的美国第七舰队的飞机,约400架次分批侵入清化省上空。美国飞机对着清化省北部的一些居民区、民用工程和经济设施进行狂轰滥炸。越南北方清化防空部队和地方民兵自卫队,在敌机俯冲下来的一刹那,使用各种火力一齐射向天空,组成强大严密的火力网,敌机一架架被击中,冒着浓烟倒栽下来。这一天,他们击落17架敌机,生俘1名美国飞行员,创造了一天击落美军飞机最多的纪录。

  4月4日,美军又出其不意对清化突袭,不料当地武装早有准备。这一次美军失败得更惨。清化军民这一天共击落敌机30架,活捉1名美国飞行员。这次战役后,美国的轰炸行动陷入窘境。

  从1964到1965年,越南南方民族解放军和游击队机动作战,进行了一系列奇袭战、伏击战、攻坚战、围点打援和反扫荡战。据初步统计,南方军民共歼灭美军近6000人,超过1961年到1964年12月底所歼灭的美军总数的一倍。在许多战场上和战斗过的地方,美军尸体横陈,发出阵阵恶臭。据美国战地记者埃德加回忆,他1964年到位于西贡不远的古芝县采访报道,发现位于县城中的甘密河里漂着一具具美军尸体,无人处理,河水和血交融在一起,在阳光下泛着恐怖的墨绿色。偶尔几个儿童经过,用长长的木棍拨弄着尸体,寻找值钱的东西。在美军的一个战地抢救部,被炸得缺胳膊少腿的士兵躺在病床上。据护士胡斯小姐讲,几乎每天她都要处理掉四到五袋残肢。

  1967年7月底,南越政府将武装力量增加6.5万人,总数超过100万,同时考虑把征兵年龄降低到18岁。在8月3日的记者招待会上,美国总统约翰逊也公开宣布,把美军在越南的布防人数增加到4.5万到5万人,到1968年,美军各兵种将达到52.5万人。

  1968年,越南南方人民武装发起“新春攻势”。经过45天激战,歼灭美伪军15万余人,沉重打击了美国的“逐步升级”战略。攻势还使美军士气低落,国内反战运动高涨。美国国务卿腊斯克沉重地说:“预料要进行一场长期、激烈和令人失望的斗争。”

  由于南方人民武装的坚决抵抗和越南军民团结一致,美国在越南耗费了巨大人力物力却没有取得预想效果,遭致国内外一致反对。美国国内的反战运动一浪高过一浪。1969年1月,在尼克松就任总统时,华盛顿上万名群众,高举着“尼克松是头号战犯”、“尼克松是亿万富翁的工具”等标语牌走上街头,举行大示威,吓得尼克松只好躲在防弹的“玻璃罩”里发表“就职演说”。

  迫于国内外的强大压力,尼克松找到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希望他能帮助美国走出越战泥潭。于是基辛格开始积极奔走斡旋。

  基辛格首次提出美国从越南脱身的计划,随后,与越南政府及苏联进行了接洽。1969年5月14日,基辛格把苏联驻美国大使多勃雷宁请到白宫办公室。基辛格说:“要是把态度灵活误以为是软弱无能,把通情达理看成是没有决心,那就要犯绝大的错误,我还必须十分坦率地说明白,要是这种无谓的痛苦继续下去,势将影响其他方面的决定。这样拖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多勃雷宁把美方计划反映给苏联政府,苏联表现出冷淡态度。此后美国多方进行谈判,但进展缓慢。

  1969年5月31日,侵越美军司令部宣布:自从1961年美国参加越南战争以来,美军官兵死亡已达3.5万人,损失飞机5400架。这个数字说明:尼克松政府上任4个多月,侵越美军又有4000多人丧命,平均每月大约被打死1000多人。尼克松在撤军问题上的犹豫不决终于吃到了苦果。

  谈判不成,美国只得“体面撤退”。美国国防部长莱尔德提出:“应该加强南越军队,使之替代美军把战争进行下去。美军的撤离取决于南越军队承担美军作战任务的能力,‘越南化’是用越南人的伤亡代替美国人的伤亡。”

  1969年6月8日,尼克松总统在中途岛宣布:在当年8月底以前,从越南撤出美军2.5万人。这是尼克松政府从越南的第一次撤军。

  但美国仍希望奇迹能够出现。1969年11月3日,尼克松在白宫向全国发表了一篇电视演说,他主张的“边战、边谈、边化(越南化)、边撤”的方针,遭到群众反对。为了回答尼克松具有挑战性的电视演说,“结束越战新动员委员会”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向华盛顿进军”的抗议活动。在同一个星期里,类似的活动多达10余次。

  不得已,美国在加强南越政权力量的同时,加快撤军步伐,驻越美军逐步减少。1973年1月27日,美国经过长期谈判,与越南民主共和国在关于越南问题的《巴黎协定》上签字,宣告美国在越南军事行动的失败。美军撤出后,在南越留下了2万多名军事顾问,并保留相当规模的海空部队,支援110万南越军队作战。

  1975年春,越南北方军队和南方人民武装发动了著名的春季攻势,经过西原、顺化—岘港、西贡三大战役,击溃了南越军队。1976年7月越南完成南北统一。

  越战期间,美国向越南投下了800万吨炸药,远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各战场投弹量的总和,造成越南160多万人死亡和整个印度支那1000多万难民流离失所;美国自己也损失惨重,5.6万余人丧生,30多万人受伤,耗资4000多亿美元。美国在越南的军事卷入规模大(1973年美国在越南作战人数约54万),时间拖延长(前后12年,是美国历史上最长的国外战争),造成了无法估量的心灵创伤。

  在战争中失去双腿的伦道夫·巴克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愤怒地控诉道:“(政府)要我们为了自由和理想去(越南)

  战斗,而战争却使我永远失去了自由。而且至今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了一种什么样的理想和自由去战斗。每年我除了与那些悲惨的战友们泪流满面地团聚外,似乎痛苦与孤独就是我生活的全部。”

  战争期间,美国经济出现大幅度滑坡,美元霸主地位遭到沉重打击,并出现了巨额财政赤字。

  越战彻底改变了美苏两霸争夺的格局:整个20世纪70年代,美国转为战略守势,而苏联则处于战略攻势地位。

  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说:“越南战争也许是一场悲剧,美国本来是根本不应该闯进去的。”资深参议员乔治·麦戈文说:“我认为,印度支那战争是我国历史上最大的军事、政治、经济和道义的错误。”

  越战之后,卸任了近30年的美国前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在众多越战反省者的鼓励下,于1995年发表了《回顾:越南的悲剧与教训》一书。麦克纳马拉认为,美国政府决策人没有意识到,“无论是我们的人民,还是我们的领袖,都不是万能的。在不涉及我们自身存亡的事务中,要判断什么是另一个国家和人民的最大利益,应由国际社会进行公开辩论来决定。我们并不拥有天赋的权力,来用我们自己的理想或选择去塑造任何其他国家。可是直到今天,在世界上许多地方,我们仍然在重复着类似的错误。”

  可惜,这一用血和泪总结出来教训,在目前的美国政府中依然没有引起足够的鉴戒。

  中越美苏四国的越战档案披露,当年中越秘密商定,若美地面部队越过十七度线,中国将出动陆军迎战。美国获知后不敢将战事升级。越南脚踏中苏两船取利,埋下中越反目祸根。

  今年四月二十九日是越共攻占西贡(今胡志明市)二十五周年纪念日。从六十年代一直延续到七十年代中期的 越南战争,主战场在越南本土,却将老挝、柬埔寨等印度支那国家都卷了进去,而中、美、苏这三个大国也都在这场战争中恩怨交缠,敌我友互相分化组合。更有甚者,中越原是「同志加兄弟」的盟友,后来也一度变为兵戎相见的仇人。越战使越南南北方军民丧生约二百万人,上百万人投奔怒海,流亡他乡;美国军队死亡五万八千人、受伤三十馀万人。

  越战结束后,有关秘密档案相继揭开,世人对这一历史悲剧渐渐有了新认识。六十年代中期,美国政府派遣大军赴越南参战,以为不这样做,就不能挡住「赤潮」,整个中南半岛,甚至整个亚洲,都会成为的天下。然而, 当时的美国总统没想到,这场战争以南北越统一告终后,亚洲不但没有「全面赤化」,反而出现了北京出动数十万军队「教训」越南的戏剧性变化。中越这一仗标志著冷战思维破产,新世纪国际政治告别了两大阵营平分秋色的局面。

  中越两个亚洲共产大国为甚麽会从「同志加兄弟」变成兄弟反目、兵戎相见呢?这场战争到底谁是真正的胜利者?近年陆续解密的东西方有关档案,提供了解读的关键 。

  这些逐渐披露的资料有许多是从苏联解密档案中辗转取得的,其中数据不少属越南国防部和中国有关部门的高级机密资料,它们掩藏在铁幕之后、尘封已久。原来,当年越南政府周旋於中苏争拗之间,一方面,不满中方阻碍其与苏联交往,但也不愿得罪中国,失去中国方面的军援 ;另一方面,又日益亲近苏联,每与中共领导人会谈,会后常将有关情况通报苏联。另有一些绝密资料,来自美国的解密档案。至於美方如何得到这些情报,至今仍是个谜。内中是否谍影幢幢不得而知。

  不少资料是首次公之於众的。例如资料披露,一九六四年十月,中国总理周恩来率外长陈毅元帅、副总参谋长杨成武上将等人赴河内,与越南主席胡志明、总理范文同 、越共总书记黎笋及老挝人民革命党总书记凯山、爱国战线主席苏发努冯等举行秘密会议。当时三方商定,如美军只是介入南越地面战斗,派机轰炸北越,中国也只派出防空部队赴越;一旦美军越过北纬十七度线,中国将派出地面部队赴越参战。一九六五年四月,越方正式要求中方派 遣支援部队。一九六五年六月九日,第一批中国志愿部队开入越南。从此起至七零年七月,与越军并肩作战,浴血战场。

  其后,这一「机密」,由中方通过英国间接转给美国,目的是通知美国:这是底线,不能打破。

  中国军事科学院研究者曲爱国认为,中国的介入使美国政府谨慎地决定,不让地面部队越过北纬十七度线,避免了中美两国军队在地面正面冲突,否则,这场战争可能成为另一场朝鲜战争。

  来自中国大陆的资料则首次披露了中国援越部队伤亡情况:一千一百人阵亡,四千二百馀人负伤。同时还详细披露了中国军队的战绩:中国防空部队在越南对空作战共 二千一百五十三次,击落敌机一千七百零七架,击伤一千六百零八架;铁道部队则在越南新建铁路一百一十七公里,改建铁路三百六十三公里;同时入越的还有通信工程大 队、后勤部队、筑路部队、扫雷工作队、民兵等。中国给越南的物资援助,总额达二百亿美元。

  六十年代开始的这场越战,其实可以追溯到更早期的印度支那抗法战争;中越的结盟起於中国支持越共抗击法军、取得奠边府战役的胜利。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究者曲爱国披露,抗法战争期间,中国是唯一向越共提供军事援助的国家,越共军队的「全部武器弹药和装备都由中国按照预算和战役的需要直接提供」;他公布的大量数据表明,越南抗法期间,中国向越南提供各种共十一万六千馀支,各种大炮四千六百三十门和大批通讯、工兵器材及粮食、被服、医药等军需物资。中方先后派 出防空、工程、铁道、后勤保障等支援部队共二十三支队,九十五个团另八十三个营,总计三十二万馀人,最多的一年达十七万人。

  中共和越共这一对「同志加兄弟」,为何会反目成仇 ?从战争年代的档案中其实已有迹可寻。中国社会科学院学者李丹慧研究有关档案后,向亚洲周刊表示,中越两国关系大起大落,究其原因,很重要的一点就在於国际冷战 格局下,中、美、苏三国关系变化的制约和影响;中苏关系及中美关系的变化对中越关系的发展具有决定性意义。 她指出,中国在政治上、军事上支援越南,就要求越南不要站到苏联方面去,甚至要有所行动;后来中国为了抗衡 苏联而改善中美关系,又要求越南有所配合,不免予人改变了初衷又要强人所难之嫌。

  其实,就是在越战期间,民族主义感情也高於战友关系。亚洲周刊获悉,当年越南政府派了不少人到上海的钢铁厂和纺织厂学技术,上海当局十分厚待他们,把淮海中路重庆南路一带的优质民居腾出来让他们住。他们也一直对上海人民怀有好感。可是,中美关系开始解冻却大大地伤害了他们的自尊心。令上海当局吃惊的是,北越人策划在尼克松访问上海的时候,在沿街的窗口打出抗议的横幅。此事被中国方面及时发觉,预先做足了防备措施。在尼克松到访上海期间,北越人受到所在单位和部门的「热情款待」,又是带他们到景点去参观和游玩,又是领他们去高级饭店美餐,哄得开开心心,总算避过风头。双方都嘴上不说,但心知肚明。这可能是中越民间感情上最早的芥蒂。

  另二位中国学者杨奎松、沈志华论及上述变化时表示,中国的立场是从主张武力解放印度支那到力主实现东南亚和平;从主张和平共处到主张冷战共处;从反对越美和谈转向联美抑苏,一直发展到劝告越南适时结束战争,造成了后冷战时期另一种混沌而共生的局面。

  李丹慧还指出,四个三角角力的结局是:中美苏三方谁都不是赢家,只有力量最弱的越南获得实际利益,实现了民族统一,并利用大国间的矛盾,藉助苏联实力提高了自身地区性大国的地位,从而走上了联苏抗华,推行地区霸权主义的道路。

  在中越两党这一对欢喜冤家的「恩仇记」中,两国领导人的个人意见有时左右了局势,深化了矛盾,加上两国之间历史上从属关系遗留下的成见,在国际运动中形成的利害关系,更使积怨日深,以致连蜜月时期的频繁交往及好话说尽的外交辞令也无法消融这些嫌隙,最后使关系迅速裂变。

  国家间的矛盾,往往可由两国领导人的言辞交锋中寻出。美国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冷战国际史项目提供了一批非常重要的文件,其中就有根据俄国解密档案文件英译的中越、中老及中柬领导人七十七次谈话的珍贵记录文本。中国学者据此向越南学界覆核其中一些资料,加上注释,除选出一部分译成中文首次披露外,其他部分则引入各自相关论文中。

  这些谈话记录了一些事件的蛛丝马迹并再现了领袖的独特风格和魅力。譬如经常谈笑风生,以幽默口吻议论天下大事,其个人意志乃两党两国关系中最具影响力的因素,他主导了这种变化的趋势,也因此影响了东西方冷战的格局;则坦率直言,对越南方面的「误解」敢於不留情面地指出,从他的谈话中正可领悟,七十年代末邓决定「教训」越南原来早有伏线;而周恩来的耐心细致,坚决贯彻的主意,似也可略窥一斑。越南方面除黎笋外,参与最多会谈的就是刚於上周逝世的总理范文同。这些谈话记录将为研究两国、两党的微妙关系提供新的历史证言。

  在美国为首的西方,有些学者正对发生在印度支那半岛的这场战争,进行反省和总结,而今年一月十日至十二日,以亚洲地区学者为主、议题是《关於中国、东南亚与印度支那战争的新证据》的国际学术讨论会,也在香港大学举行。会议由港大历史系、亚洲研究中心、美国研究中心和美国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冷战国际史项目联合组织,出席会议的有来自中国、越南、美国、俄国、挪威的二十六名学者。

  参与这次会议的中国学者大都是中青年研究家,分别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中共党史研究室等「智库」。他们从政治、军事、外交等方面作了深入探讨,并根据美国、苏联解密档案、越南有关文献和中国有关资料、档案,披露了大量鲜为人知的秘辛, 同时阐述了许多新锐的论点。例如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的李向前在《越战与一九六四年中国经济政治的变动》中,提出了新论点,指出中国国内政治形势的变化,也对越战起著无形的催化作用,为越战对中国经济政治产生的影响作出恰当的定位,从中也可看出当年自感内外受敌的,将大政由经济建设扭转为准备打仗的轨道,反映了他发动的一个思路。

  战争无非是政治通过另一种手段的继续。这简洁而深刻的至理名言,是资产阶级军事理论家克劳塞维茨对战争本质所作的论断。马克思主义者一向公正地把它看作是考察任何一场战争意义的理论基础。

  美国发动越南战争的目的,是为了扶持吴庭艳为首的南越政府,吞并越南北方,进而占领整个东南亚及侵略中国。至少期望在占领越南后为其设在亚洲大陆周围的空军和海军基地提供一个可靠的陆上根据地。美国发动海湾战争的目的,是企图在新的时期确立美国的领导地位,推行其霸权主义,以自己的价值观影响和改造世界,使其向更加符合美国利益的发展。

  大军云集,铁路公路上开进的野战军源源不断,各种装备补给源源不断地开进云南,大量的兵员也已经集结完毕,弓已张满,只等一发!

  1979年2月17日凌晨,随着一声令下,沉寂的边境线上突然沸腾,成千上万门火炮同时发出怒吼,条条火舌满带着中国人民的怒火射向越南,刹那间越军阵地上一片火海,地动山摇!!

  60到70年代间,美国侵入越南。在战争最困难的时刻,越南几乎无法支持下去,就在此生死存亡之间,中国人民伸出了友谊之手,向越南提供了包括人力、物力的援助。全国人民节衣缩食把所能提供的都送往越南,帮助越南打赢这场战争。在某一段时间里,中越之间是同志加兄弟,胡志明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然而后来的事实证明,中国对越南的这种无私奉献是大错特错!在那红色的岁月里,我们的领导人认为只要是红色的政权就一定是同一阵线上的兄弟,兄弟有难,理应伸出援助之手。阿尔巴尼亚如此,越南如此!真是天真得可以!!事实证明,欲望是无止境的,当你失去利用的价值时,我那管你曾经对我的恩情?

  越南是不幸的,先是日本人的占领,日本人投降后法国人又来了,当法国人走了以后,美国人又来了,战火在这个曾经富饶的国家上燃烧了几十年,烧掉了国家的经济,也烧掉了人民的神经。越南人的神经即是麻木的,也是刺激的。麻木的是战争对于他们来说是很平常很平常的事,而刺激的是我区区越南先后击败了日本人、法国人、美国人。这些可都是军事强国啊!于是一夜之间,越南成了世界上的军事强国,装备上不说,我们的上至将军,下至士兵,无一不具有实战的经验!

  越南的老邻居中国是一块很有油水的湿布,很容易从他身上榨出水来,而且他们的领导人处事软弱,无关痛痒。更重要的是,越南有了一个更大的靠山-苏联。苏联本来就同中国结了怨,在苏联的鼓动下,越南的胆子就更大了。其他的邻居如泰国、柬普寨更是一块大肥肉!于是先是有了出重兵侵入了柬普寨,然后又有了迫泰国承认柬普寨的傀儡洪森政权,进而在柬-泰806km的边境线上同泰国大打出手,被泰军重重的打了回去。

  中国对越南的反骨,早已经是满肚怨气,后来越南倒向苏联,就更引起了中国的强烈的不满。柬普寨的波尔布特领导的赤柬游击队是中国支持的,越南出兵占领柬普寨有如点了中国的死穴,然后剃了中国的眉毛。中越之间的矛盾积怨越来越深,到最后公开化。

  先是越南大规模的排华,但我们当时的领导人以一副大局为重的嘴脸来应付,希望用息事宁人的态度来平息。都给人欺负到如此地步了,我们的政府所做的只不过是通过外交部活动活动而已,对被压迫的华人基本上是不闻不问,实在令人痛心,换来的代价是越南境内的上百万华人成为难民,境况凄惨!面对我们的同胞被人欺凌,我们却坐视不理,实在是痛心,实在是耻辱!!!

  其后越南的举动更是越来越过分:侵食我境内土地,随意在我境内埋设地雷、随意向我境内开枪开炮,打死打伤我边民、守军。在短短的半年时间中,越南对我的挑衅已经达到700多次之多,我边民死伤300多。在海上,1975年以后我南沙、西沙群岛也被越方侵略挑衅,占领我岛屿十多个,1975年9月,面对越军的挑衅,中国在西沙击沉南越军舰怒涛号(650T)。一举收复西沙岛屿,大快人心!面对越南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人民被刺痛的心发出的哀号,终于迫使中央下定决心惩罚越南。消息传出,世界为之一震!人民为之一震!早就应该这样了,一时间民心大快!

  东线部队为广西边防部队,由广州军区司令员指挥,西线部队为云南边防部队,由武汉军区司令员指挥。

  2月17日凌晨,在我军地动山摇的炮火准备后,东西两线万大军从东西两路进入越南。

  17日当天,我军一举占领孟关镇。期间,我第43军坦克团第1、第2营配属给陆军126步兵师,组成一支由坦克兵、步兵、工兵、通讯、防化等多兵种合成的部队,执行对越南边防地区重要交通枢扭越南高平省石安县县城东溪的穿插任务,从而打通通向高平的道路。经过一番苦战之后,于17日下午0248时完成占领东溪的任务。东溪一役共毙敌590名,俘12名;摧毁明暗火力点131个,缴获各种枪405支,汽车5辆。但我军也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战术呆板,用大兵团大部队的形式来打丛林战,尤其是步兵缺乏机械化作战的经验,平均一辆坦克上面搭乘20名步兵,而且因为害怕掉下车,所以步兵还用背带把自己牢牢地绑在坦克上面,结果在穿插作战中遭敌伏击,大部分绑在车上的士兵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越军火力打成筛子。有部分躲在炮塔后的步兵因为坦克要向敌火力点还击,于是转动的炮塔把绑在其上的步兵送给了越军,我可怜的士兵只能徒劳地挣扎几下就被越南人打死,一条条充满热血的生命就因为这不该犯的致命错误而留在越南的土地上!

  之后我42军坦克团加自行火箭炮营,沿布局、东溪向高平进军。17日1945时从布局出境,沿4号公路挺进高平。奋战弄梅隧道,夺取了19号桥。血战5昼夜,挺进70km,协同步兵突入高平。

  17日下午1830时,55军坦克团7连从友谊关出境,攻击探某。到19日1700时再次攻击,陷入包围。连长李德贵打光了所有的炮弹,然后坐车被越军几枚炮弹从不同方向击中,当场牺牲。战后评为战斗英雄

  而与此同时,在云南方向。昆明军区独立坦克团以营为单位,支援步兵进攻老街、孟康、金平三个方向。两栖装甲车辆首次强渡江河战斗,2月20日,历经血战的部队攻陷了老街

本文链接:http://everlinemd.com/fancanshi/3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