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 反冲锋 >

抗日老将军曾美:撤退路上反冲锋 刺刀见红杀鬼子

归档日期:06-16       文本归类:反冲锋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撤退路上指挥部队反冲锋,拼刺刀杀退鬼子;研制硫酸土地雷,施妙计炸死日本特务;胜利大会现场遭敌人偷袭,诱敌深入全歼30余名日伪军……在与日寇不屈不挠斗争的敌后战场上,这位八路军指战员凭借着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给侵略者以重创。他就是深受河北人民爱戴的曾美老将军。

  撤退路上指挥部队反冲锋,拼刺刀杀退鬼子;研制硫酸土地雷,施妙计炸死日本特务;胜利大会现场遭敌人偷袭,诱敌深入全歼30余名日伪军……在与日寇不屈不挠斗争的敌后战场上,这位八路军指战员凭借着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给侵略者以重创。他就是深受河北人民爱戴的曾美老将军。在抗战胜利70周年到来之际,曾美老将军的长子曾江兴写下《追忆我的父亲抗日老战士曾美》一文,追忆曾美将军在那烽火连天的抗日战场上驰骋的英姿。

  曾美,原名曾昭泰。1914年出生于江西省兴国县。1930年参加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

  土地革命时期历任战士、班长、公略学校测绘员、总司令部作战参谋。参加了中央革命根据地历次反“围剿”作战和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在周恩来同志授意下亲自选定遵义会议会址并亲历了遵义会议。1937年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

  抗日战争时期历任八路军总司令部特务团组织干事,晋察冀军区二分区营政治教导员,政治处主任,大队政委,团副政委,支队支队长兼政治委员,团长,区队长,二分区司令员。

  解放战争时期历任旅政委,独一旅旅长,六十六军一九六师首任师长,六十七军参谋长。参加了古北口,平汉,保北,察南,同蒲,石家庄,张家口,太原等战役。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华北军区作战处处长,京津卫戍司令部副参谋长,参谋长,北京军区副参谋长,参谋长。是高等军事学院首批学员。石家庄高级步兵学校政治委员,北京卫戍区司令员,河北省军区政治委员。

  曾美同志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奖章。是中共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

  1981年以副大军区职离休,2015年1月31日在石家庄因病逝世,享年101岁。

  1937年7月,23岁的父亲从抗日军政大学第二期毕业,分配到八路军总司令部,在特务团任组织干事。当年9月,他随总部横渡黄河,进入山西境内。

  当年,毛主席指示发动和武装群众,在敌后开辟抗日根据地,开展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父亲所在的总部特务团便随率一一五师一部留在五台山附近。

  1940年3月11日,五台日伪军900余人侵犯耿镇地区,遭到八路军的阻击。军分区命令父亲所在的十九团,在次日拂晓前赶赴王城截击这股敌人。接到命令后,团长李和辉和父亲(时任团副政委)立刻集合部队出发。

  第二天拂晓,十九团一营刚刚登上王城后山,便和敌人遭遇,并展开了激战。听到前方响起激烈的枪声后,父亲迅速登上制高点,发现敌人的援兵正在向一营迂回。父亲赶忙指挥二营抢占左侧高地,挡住了这股敌人。

  战斗打响后,敌我便进入了胶着状态。这场恶战从清晨一直打到黄昏。敌人仗着武器装备精良,发起了一波波冲击。

  眼看战士们的弹药即将打尽,可战斗仍无法结束。李和辉团长在指挥战士们撤出战斗时,不幸被敌人的机枪击中,身负重伤。看到老搭档负伤,父亲忙过来救护。李团长躺在担架上命令父亲接替他,指挥部队安全撤出战斗。

  父亲再次登上制高点指挥部队撤退,突然发现敌人也正在手忙脚乱地后撤。这时趁混乱发起进攻,肯定能重创敌人。父亲没有丝毫犹豫,随即命令部队全部上刺刀冲上去。全团居高临下向敌人发起冲锋,敌人瞬间乱了阵脚。除少数日寇负隅顽抗外,伪军大部掉头逃跑,敌人阵地全线崩溃。

  父亲指挥部队乘胜追击,最终大获全胜。那一仗,十九团在战斗不利的情况下,反败为胜,歼敌二百多人,缴获了一批军用物资,受到军分区表彰,父亲也因为那一仗打出了威风,一战成名。

  1943年5月,日本特务机关派一个叫山夏的特务到同川一带活动。山夏很狡猾,还在同川建立了谍报网,并时常在抗日边区制造血案,五台山一带的抗日军民对山夏更是恨之入骨。

  时任十九团团长的父亲,决心除掉这个“害人虫”。可是山夏非常狡猾,父亲几次策划设伏,引蛇出洞,对方却没有上过钩。

  有一天,父亲通过内线得知,山夏对八路军的土地雷特别感兴趣,每次起获地雷后,他都会仔细研究一番。

  听到这个情报,父亲有了新主意。很快,他和战友们研究出了一种新式的硫酸地雷。这种地雷的拉绳、撞针和雷管都是虚设的,但地雷内装有一小瓶硫酸,硫酸瓶下面铺着一张纸与炸药隔开,地雷一旦被晃动后,硫酸瓶倾倒后,硫酸便会浸在纸上,而地雷盖子打开时,纸上的硫酸与空气接触后,便会发生化学反应,最终引燃炸药。

  1944年初的一天,父亲从侦察员那里得知山夏亲自率领一队鬼子和汉奸出来“清乡”时,立即部署在山夏经过的路段虚埋上那颗硫酸地雷。另外,父亲还嘱咐战士,在埋设地雷时一定要只埋一半,等敌人临近时开一枪假装撤离,给鬼子造成地雷没有埋完的错觉。

  山夏带领鬼子和汉奸沿路小心翼翼走过来,埋雷的两名战士见到敌人后,开了一枪转身就跑。山夏一边命令几个鬼子去追,一边走到地雷前观察,看到埋了一半的地雷时,心中暗喜。他让队伍中的一个伪军将那颗地雷取出后,又让这位伪军小心翼翼地端起地雷,把拉绳、撞针和雷管取出。认为一切安全后,地雷交给了山夏。

  山夏捧着地雷,翻来覆去看了一遍后,便轻轻扭开了盖子。轰的一声巨响,山夏手中的地雷爆炸了。

  “山夏被炸死啦!”消息很快传遍了五台山地区。抗日军民无不拍手称快,鬼子和汉奸却被吓得心惊肉跳。

  1943年,抗日战争进入了第六年。7月7日上午,山西崞县县委和父亲所带部队在西头村举办一场胜利大会,大会现场有来自全县3000多名群众。

  大会刚刚开始,村东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枪声。父亲快步踏上戏台,命令四中队马上到村东堵住敌人,坚决不能让敌人进村。同时还命令一中队抢占村西北高地,隐蔽在梨树林里待命,并派侦察员赶往上庄据点撤回负责侦察的一个班战士。

  父亲判断出偷袭之敌应该来自朱东社据点,这个据点日伪军并不多,敌人送上门来了,那就借机消灭他们。于是,父亲和县委同志们一边组织民兵掩护群众撤离,一边部署战斗方案。

  “四中队暂时不出击,把敌人吸引在此地;一中队从北面迂回过去,切断敌人退路,务必在二十分钟内完成迂回包围任务。然后区队发出冲锋号令,四中队同时出击,形成腹背夹击,将敌人一举歼灭!”很快,部队完成战斗部署,敌人陷入了包围圈。

  冲锋号响起,战士们投出一阵手榴弹,敌人彻底乱了套。不少伪军缴枪投降,也有的敌人丢下高粱地内的6具鬼子尸体,躲进了一孔窑洞,企图继续顽抗。

  部队将窑洞团团围住后,父亲从俘虏人员口中得知,窑洞内躲着15名鬼子和几个伪军,还有一个翻译。随后,父亲开始对敌人采取政治攻势。几分钟后,翻译和三个伪军骗过鬼子从窑洞跑出来投降了,但是鬼子兵却还是不投降,并且不断向外开枪。

  敌人的援兵也开始向西头村聚集,父亲和县委的孟书记当即决定,活埋了这帮十恶不赦的鬼子。

  消息很快传到西头村,人们听说要活埋鬼子兵,一个劲儿地吆喝:“快走啊,活埋鬼子去呀,谁来晚了就摊不上份啦!”

  全村男女老少抄起家伙奔向窑洞,父亲通过那个翻译向鬼子发出了最后通牒,鬼子依然不投降。

  父亲一声令下,民兵们顺着坡两侧攀上坡顶,随着镢头和铁锹的飞舞,一会儿工夫把个窑洞埋得严严实实,十五个鬼子全部闷死在窑洞里。

  最后打扫战场共收集到21具鬼子尸体。本来被偷袭的战斗,最后却以父亲所在的部队全歼了日伪军三十余人的胜利而结束。父亲率领的部队,还受到晋察冀军区和分区的表彰。

  曾江兴说,他父亲常常讲当年打鬼子的经历。年少时,他对于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伟大意义并不知晓,只觉得父亲是个军人,打仗是他的本职。随着年龄的增长,对那场给中国人民带来沉重灾难的日本侵华战争逐渐了解,对中国人民8年浴血抗战历史意义的认识也逐渐升华,每每想起老父亲8年抗战的经历都会肃然起敬。

  “抗战八年,像父亲一样的老战士,以其特有的铁血精神、大无畏的勇气和血染战场的英勇气概,向日本侵略者宣示着中华民族不可欺辱、不可战胜的魂魄。”曾江兴还说,七十多年过去了,那场惨烈的战争渐渐远去,但是日本军国主义在中国犯下的战争罪行却是所有国人永远不能忘记的,“老父亲健在时经常叮嘱儿女革命胜利来之不易,让我们要时刻铭记历史,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曾江兴说。

本文链接:http://everlinemd.com/fanchongfeng/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