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 反冲击 >

王世纯:“破虏湖”战役线万名志愿军阵亡吗?

归档日期:07-23       文本归类:反冲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韩国国防部军事编撰研究所25日发表“美第9军团指挥报告书”,声称在1951年5月的“破虏湖”战斗中,2.4万名中国人民志愿军阵亡后,被水葬在江原道“破虏湖”内。

  根据中国民政部、总政治部的确认,在抗美援朝中牺牲的志愿军烈士共有197653名,而在破虏湖附近不仅有2.4万人阵亡,这一历史对于国人还非常陌生。为什么韩国人会吹嘘一段中国人不知道的志愿军“秘史”,破虏湖战斗的真相是什么,就得从破虏湖战斗本身的前后经过说起。

  破虏湖位于韩国江原道华川郡的东部,是1944年修建华川水坝后形成的一个水库湖,所谓“破虏湖”的名称是韩国在战后更改,因此在我军的战史中,这一地区被称为“华川水库”,在这一地区发生的战斗则以“华川地区”或者“华川水库”作为战斗地点。所谓“破虏湖”战斗发生的1951年5月,正是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期间,这次战役是中朝联军志愿军集中11个军及朝鲜人民军1个军团共70万人,对“联合国军”发起全面进攻的一次大战役。战役分为三个个阶段,前两阶段分别为志愿军在战线西部和东部的突破和进攻,第三阶段则是志愿军向北后撤转移,收缩防线转入防御。洛川湖区的战斗,就是在第三阶段中发生的我军战史上称之为“华川地区仓促防御战斗”。

  第五次战役中,由于联合国军已经掌握了志愿军后勤能力不足,只能发起“礼拜攻势”的局限性,因此在志愿军准备后撤阶段,利用联合国军机械化水平较高的优势,以摩托化步兵、坦克、炮兵组成“特遣队”为先导,在大量的航空兵和远程炮兵支援下,对我志愿军部队展开了凶狠的反扑。

  这一阶段,志愿军的作战是以阻击和防御作战为主,且大多是在后撤过程中展开的仓促防御,因此面对优势的联合国军,出现了许多惨烈的战斗,我们熟知的63军铁原阻击战、180师遭遇截断包围后发生重大损失,都是这一阶段发生的。

  由于华川地区有大量的兵站和医院,是志愿军第五次战役在东线的后勤中心,也是重要的交通枢纽,有通往纵深的金城地区的公路,因此美军的东线反击核心,就是华川地区。

  在华川方向,这一方向上,包括美军第7师、第24师(欠1个团),南朝鲜军第6师及第2、3师各1个团在内共2.8万余人的部队,在270余辆坦克,550门火炮及大量航空兵的支援下,沿春川至华川公路,于5月27日占领华川,企图全速攻占铁原、金化等地。割裂志愿军的防线。

  与此同时,志愿军12军,20军,25军,27军,60军,63军以及人民军军团都处在后撤的过程中,其中,20军58师在为了掩护兄弟部队撤离,转移后送伤员,采用“边打边撤”的手段,在27日凌晨通过北汉江以南的汉江桥附近,越过华川地区。并与美国第7师在华川地区追击部队不期而遇。

  美国的机械化,摩托化部队反击快速,让志愿军第一次了解了现代战争,但是美国糟糕的战役学让5次战役反击阶段战果不大,仅歼灭志愿军一个师

  当时,美军企图抢占汉江大桥和汉江以北地区,以分割志愿军东线兵团和中线兵团的联系。

  美国的机械化,摩托化部队反击快速,让志愿军第一次了解了现代战争,但是美国糟糕的战役学让5次战役反击阶段战果不大,仅歼灭志愿军一个师

  58师师长黄朝天、政委朱启祥在27日早发现这一情况后,不等志愿军司令部和兵团司令部发布命令,迅速组织172团和173团回头抢占有利地形,阻敌军先头部队北犯,掩护兄弟部队和后勤机关撤离。

  中午12时,20军副军长廖政国来到58师,主动命令58师立即在华川以北地区展开防御,稳定战局。

  根据安排,第173团组织小分队向场巨里、原川里西山沟出击,抢救了友邻部队伤员300余名及一部分物资;第174团亦向华川实施反击,迫使美军先头部队退出华川。在战斗的间隙,该师开始紧急构筑防御阵地,将主要兵力兵器集中在华川至山阳里公路两侧,成两个梯次兵力配置,构成三道防御阵地。

  此时的58师由于此前已经经过一个月的连续作战,部队疲惫不堪且减员20%,173团缺编4个连,174团缺编3个连,每个连缺编一个排,全师额定1万1千人,实际上只有9471人,所幸部队在之前的战斗缴获了敌军的火箭筒,山炮等武器,在迟滞敌军机械化部队进攻方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28日,美军第7师两个团及南朝鲜第3师一部在100多辆坦克配合下,复占华川,并分路继续向北进攻。58师则开始阻击继续进攻的联合国军,173团在新丰里[这种话叫没有信息量]击毁敌坦克4辆,击退剩余坦克随后主动撤离原川里防线团则在阵地上与美军反复争夺,顽强固守阵地。根据志愿军记载,此战58师歼敌来犯兵力150人,还打出了20军一个英雄单位:于泮宫大功排。

  但是美军并没有停止进攻,战至29日,面对敌军强大的攻势,173团174团且战且退,撤至后方预备高地继续作战,当晚,第58师将预备部队第172团投入战斗; 30日晚,师机关决定换预备队172团继续固守。

  至5月31日,58师已经完成掩护后续部队北上到达指定地区,掩护当地迟滞伤员,物资北移的任务。因此随后,58师收缩到基本阵地进行防御,扼守将军山,论味里。而当面的联合国军也在调整部署后从6月1日起,集中南朝鲜第2师、第6师,美军第7师向173团、第172团阵地猛攻。第58师在防御期间,在每一个阵地上与敌军展开了反复争夺。往往是阵地白天被敌军攻占,我均夜间便积极反击夺回。只有当防御工事被严重毁坏之后,才主动撤至下一阵地再予以抗击。

  从3日起,得到20军炮兵火力加强的58师继续节节后退抗击敌人,迟滞敌人的进攻速度。 5日起,美军第24师,第7师一部,南朝鲜军第6师一部再次猛攻, 58师顽强地以3个团交替作战,终于阻止住了“联合国军”“特遣队”的轮番进攻,稳固了战线军司令部鉴于该师伤亡较大,弹药物资消耗较多,遂命58师撤出战斗,阵地交由第60师接防。至此,58师进行的“华川地区仓促防御战斗”宣告结束。

  此战,58师成功地阻击了“联合国军”凭借装备优势对志愿军所实施的连续13天的尾追进攻,顽强的抗击了美军以及南朝鲜军共10个团,毙伤俘“联合国军”、南朝鲜军7400余名,毁伤坦克8辆,为掩护主力部队的转移和防御展开赢得了时间。对于稳定东线战局起到了力挽狂澜的重要意义。

  按照志愿军官方战史记载,58师在战斗中伤亡2795人,另有轻伤留治188人,合计2973人。

  但是这场战斗在韩国的战史中,确实另外一番模样。在韩国战史中,韩军在志愿军第五次战役转移阶段,跟着美国第九军尾随志愿军,先是尾随了63军,随后追击至华川,大战了20军,这一阶段的作战被南朝鲜第6师称之为“芝岩里-破虏湖战役”。

  到了6月初5月末,当范佛里特下达命令,要求其他部队加强对堪萨斯线军继续向怀俄明线’进攻的时候,韩国就在进攻发起点:华川水库,来了一场“大捷”。

  尽管在战史中,真正和“华川”,“水库”有关的战斗,在战史中只能找到如下记载。

  按照这个说法,南朝鲜第6师在10天60多公里的追击作战中,先后歼灭志愿军若干个军师,歼敌近两万人。虽然这段战史一经对比漏洞百出,但是起码逻辑上还说的过去。但在1951年,听说南朝鲜第6师“大捷”的李承晚亲自将华川水库改名为“破虏湖”作为战役的纪念后。相关的战史也因此作出了修改,早前的华川水库战斗被更名为“芝岩里·破虏湖战役” 。战果也在随后的记载中水涨船高:韩军对美9军上报了13000人的歼敌数字,而之后,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相关的歼敌数字又被挪作华川水库一地的战果,在增加到了2.4万人以及老兵们有关“用推土机将尸体推入湖中埋葬”的回忆后,成了韩国著名的旅游胜地。

  2018年,韩国陆军本部旗下军事研究所在出版发行的《芝岩里·破虏湖战役》一书中则称,1951年5月24-30日,2.4141万名中国军人在江原道华川破虏湖附近在与韩美联军交战中阵亡,另有7905人被俘。也就是说,3.2046万名中国军人在“破虏湖战役”中死亡或被俘。

  在一些参战将领的回忆录中,战果数字甚至更多。时任南朝鲜第1军军长的白善烨将军在回忆录里写道,“……6师团迎来了他们的胜利。被包围的中共军向后方撤退,一直逃到了华川水库……仅5月28日一天,他们就抓获了38000多名志愿军俘虏,获得了一场了不起的胜利。在这场战斗中,共有62000多名志愿军被杀或被俘,水库一带被鲜血染得鲜红……”而按照志愿军的战史,志愿军在整个第五次战役中的伤亡也只有6.2万人,而抗美援朝被俘志愿军总数,也只有2.2万人。

  然而回过头看,志愿军参战部队只有9500余人,加上军属炮兵团,军属的后勤力量也只有一万多人,那么无论是阵亡2.4万人还是被俘3.8万人,常理上显然都说不过去。

  为什么战果相差如此悬殊,韩国人还要执着于这个数字呢?这就不得不提到韩国想方设法从战史中寻找自信的执念。由于在第五次战役以前,大量的南朝鲜军因为战斗力差,因此被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作为优点打击的目标遭到歼灭。以至于“被志愿军攻击”成了“弱旅”的同义词。第五次战役中,东线攻势中志愿军再次将韩军作为目标,以至于白善烨将军在回忆录中也不得不吐槽到:现在回想一下,(在5月攻势中)我们并不能因为国军成为了中共军集中打击的目标就说它是一支弱的军队……

  而南朝鲜第6师本身,在战史中也是屡次遭到打击。在第五次战役第一阶段的“加平地区野战阵地防御之敌穿插战斗”中,志愿军第40军在4月22日对南朝鲜第6师和南朝鲜陆战1师实施了穿插进攻。并在一天之内突破了敌两个团的阵地,致使南朝鲜第6师发生溃退,不仅伤亡2200人,还被40军缴获了220辆汽车,39门火炮(多为配属给伪6师的师属炮兵团),坦克17辆(其中伪6师10辆)。其表现之差,甚至连美第9军军长霍格(William Hogg)中将都痛骂其为“怎么能把这样的人称为师团呢?”

  在持续的失败中,韩军必须得找一场像样的胜利来稳定自己的军心,而五次战役转移阶段的作战,韩军一路进攻,也没有遭遇巨大损失,正好成为韩军 “大捷”的绝佳材料。也正因如此,所谓“破虏湖”地区战斗的战果被不断夸大、意义被反复提升,其所在的原因也就不足为怪了。

本文链接:http://everlinemd.com/fanchongji/2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