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 反冲击 >

24万志愿军遗骸都沉在华川水库你了解那次激战背后的故事吗

归档日期:07-23       文本归类:反冲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2018年6月27日,也就是今天,国内主流传媒、门户网站纷纷转载了一篇韩国《韩民族报》的关于

  其一,韩国国防部军事编撰研究所25日发表“美第9军团指挥报告书”,声称在1951年5月的“破虏湖”战斗中,2.4万名中国人民志愿军阵亡后,被水葬在江原道“破虏湖”内。

  其二,当时尸体太多,天气又炎热,处理尸体最快捷的方法是扔到湖里水葬。韩美联合军动用推土机等重装备将散落在四处的中国军人尸体推到破虏湖中。

  其三,韩国国内不少人主张要尽快挖掘“破虏湖”遭水葬的志愿军遗骸并归还中国。韩中国际友好联络和平促进会联合主席许章焕呼吁,“早日设立慰灵碑,才是宣告冷战时代彻底结束的标志”。

  其实,因为连环球也登载这一消息,事实上也就证明了这一战事走入2018年,似乎也不再隐蔽了。其实,朝鲜战争中的第三、第四、第五次战役,江原道都是战场。

  长期以来,人们对朝鲜战争有一个普遍的认识,即朝鲜战争中,美军依靠雄厚实力勉强抵挡了志愿军攻势。至于韩国军队,不提也罢。

  实际上,整个朝鲜战争之中,志愿军交战最多的部队还真不是美军或者联合国军,而是韩国军队。

  自1950年10月志愿军出朝初战的第一次战役,到最后一次大规模战役金城突击作战,志愿军与韩国军队激战无数。

  志愿军对韩国军队作战最大的荣耀,便是样板戏《奇袭白虎团》里那样,奇袭了韩军首都师“白虎团”团部,缴获该团“白虎团期”。

  整个朝鲜战争中,有记载认为志愿军共消灭南朝鲜军713500多人。不过,按照当时韩国人口数和军队数,如果这一数字真实成立,那么,第五次战役之后,韩军要维持一支50万上下的军队,几乎没有可能。

  其一,美国朝鲜战争纪念碑计算联合国军共死亡628833人,模糊推算韩军死亡人数应该在57万人以上。作为纪念碑,这一数字必然也包括了韩国卷入战事而丧生的非武装人员。是以,这一数字只能借鉴。

  其二,美联社在1953年对朝鲜战争报道认为韩军死亡415004人。这一数字也包括韩国卷入战事而丧生的非武装人员。

  其三,韩国国防部战史编写委员会出版《韩国战争史》说明死亡人数22.78万人。这一数字同样也包括韩国卷入战事而丧生的非武装人员,然而缩水数十万。

  鉴于韩国在上次世界杯的“卓越”表现,以及近乎病态的民族荣誉感,这一数据也仅具参考价值。

  此外,欧美一些研究朝鲜战争的战史专家们普遍认为,因为美军的后勤、医疗等保障,使得韩军于负伤后得到较好的救护,继而,战伤导致的死亡率大大降低。

  就纯粹的作战战损评估,他们普遍认为朝鲜战争参战韩军军人死亡人数大致在4万余人到10万人左右。这一数字也很模糊,同样也只具有参考价值。

  历来,志愿军与韩军作战的战损数字,都没有稍微权威的数字证实,就此,也给了不同的人以自己立场演绎、想象朝鲜战争的空间。

  事实上,朝鲜战争最后出现的战略性三八线停火的结果,很大程度上源自苏俄、中国与美国等政略博弈而非纯粹的军事。

  在一场狭长的战场上打一场为大国之间的政治、外交服务的战争,空谈任何那支军队在战略上吊打那支军队的结论,其实,都比较荒唐。

  当时韩军在美军军援和战场火力支援下,作为联合国军主力,经历一年多实战而没有师建制被歼灭,客观而言,韩军当然是志愿军和朝军的主要对手。

  参考国内主流传媒、门户网站转载韩国《韩民族报》的关于韩国内呼吁归还中国志愿军遗骸的报道——位于三八线中段靠东,便是当年朝鲜战争第五次战役最后阶段的主战场。

  在这一战区,联合国军地面部队主力,正是韩军第6师团,美军陆战1师大致1团战术单位,美军第23师的大致1个团。

  第五次战役前夕,志愿军大批后续部队源源入朝。当时,志愿军主力超过90万,朝军优先获得苏俄武装,重新投入战场兵力也超过40万。此外,还有百万大军正在准备援朝。

  然而,机械化战争并不是单纯比较人数。尤其在战场狭长的朝鲜半岛,人数在多,在战略上进行战役布势,换谁也无法回避添油的尴尬。

  可是,很多志愿军指挥官都忽视着这样的尴尬。第3兵团司令王近山入朝即轻言:

  他们有多少兵?加上李承晚的伪军,还抵不上咱的一个军区,不够咱一个淮海战役打的!

  可惜,朝鲜战争真不是淮海战场。如王近山这样重要的指挥官轻狂,其危害之巨大,确实是历史留给我军的教训。

  当时,志愿军新组建了大批的工兵、高射炮、空军等等特种兵,基本换装苏式装备。军有最先进的喀秋莎火箭炮营,各师也都成立了炮兵团、高炮营。各团配属了无后坐力炮连、高射机枪连和120毫米迫击炮连。

  战前,志愿军拥有各种火炮已增至6000余门——再加上前期入朝部队为打消新入朝部队的“恐美”情绪,在介绍美军情况,多用一戳即破的说法。

  然而,第五次战役打响之后,战争进程却不如人意——志愿军理论上的强大地面火力,受制于联合国军陆海空压制,受制于后勤保障的乏力,终于,于最初的气势如虹,转为防守退却。

  空中火力压制和后勤,是机械化战争的命门。没有这两项保障,任何陆军想要变成强大的陆军,都是奢谈。

  第五次战役爆发,范弗里特接受记者采访,并在日本于4月21日《朝日新闻》头版,登出通栏大标题《欢迎共军进攻》。

  范弗里特之所以当年对志愿军攻势显得胸有成竹,无外乎就是美军在海陆空火力压制和后勤保障上处于绝对的优势——继长津湖战事之后,橡树朝鲜战争系列写到第一次战役。之后撰写朝鲜战争系列,将详细介绍第五次战役。

  第五次战役进行到5月下旬,彭德怀以部牵制美军主力,调整志愿军主攻东线的韩军防线。

  在长津湖战役之后恢复元气的宋时轮兵团配合朝军主力猛攻东线——这次攻击使得韩军第3军4个师全盘崩溃。

  为此,范弗里特勃然大怒,撤掉了南朝鲜第3军番号,令限期解散——韩军其他部队由此开始顽强作战,试图洗去这一奇耻大辱。

  求功心切,该兵团多部向前穿插,战线过长导致与后勤完全脱节。几乎就在勉力弹尽粮绝之时,宋时轮发现在华川水库附近龙门山和华川地区是韩军防线,便再度发起攻势。

  在美军重炮和战机火力直接支援下,韩军第6师凭借山地地形摆开阵势,也顶住了宋时轮兵团第20军等部队发起的多次步兵冲锋。

  无疑,在地形复杂,敌军以逸待劳态势下,补充不少新兵的第9兵团的步兵冲锋再次遭遇重大挫折。

  这一战,华川水库水面变成粉红,本来士气低迷的韩军为之一振。就此,韩国李承晚总统给华川水库命名为“破虏湖”,以表示庆贺和纪念。

  东线攻势遭遇挫折,志愿军第五次战役也就再无坚持必要。在撤退阶段,后勤断档和美军火力压制,就此加剧了志愿军的困难。

  缺粮时候,志愿军军、师部队长都处于断粮。第63军军长傅崇碧也靠路上捡来炒黄豆咀嚼果腹。大批官兵因为饥饿采摘草根、树皮等就食,多有发生中毒死亡。

  5月22日,美军以美军骑1师第7团突击队、美军第25师德尔温装甲支队、美第10军牛曼尖兵特遣队组成重装甲穿插特遣队,一反往常,插入正在撤退的志愿军后方纵深。

  当时,美军组织快速作战部队穿插到宋时轮的27军、12军背后,正面推进也突破第60军防线。

  在中线王近山兵团和东线宋时轮兵团的联系被彻底切断后,这位口称不够咱一个淮海战役打的的王近山司令,心急火燎,于撤退中电台车被炸毁,整个第3兵团陷入空前的大混乱。

  铁原阻击战,部分战场即在华川水库附近。第63军在正面20多公里战线,凭借山地与韩军、美军正面部队抵抗、周旋,挡住了美韩军4个主力师10天的猛攻。

  写到这里,再看这一新闻,心里感触万端——可能太习惯传统的理念而太习惯志愿军战无不胜,致使现在各路粉红,并不太愿意接受2.4万名中国人民志愿军遗骸这一现实。

  我写抗战战史,以“中国事变”替代了当年日本称呼、记载的“支那事变”。两者词义一致,区别只是中文和日文的使用习惯。

  破虏湖,这个词汇,在第五次战役后的67年的六月,出现在今天的各大主流媒体上——因为无知,因为无视,大大小小的粉红们对侮辱性的“破虏湖”的一词,当然也视不会注意。

  沉在华川水库水底下的2.4万名中国人民志愿军遗骸,大多属于出身农家、平民的子弟。

本文链接:http://everlinemd.com/fanchongji/246.html